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麻将技巧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09|回复: 0

10万人注册、涉案金额超1000万!山东这个“麻将桌”藏有大隐情

[复制链接]

1万

主题

1万

帖子

3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32997
发表于 2020-3-24 12:07:2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亲,今天玩‘济宁麻将’了吗?”这句问候语,曾经在山东省济宁市流行过。而当地公安机关在办理其他案件中,发现“济宁麻将”并非娱乐那么简单,其背后可能隐藏着一张巨大的赌博网络。经侦查发现,“济宁麻将”App的注册人数已经达到了10万人左右,一个涉及人员众多、涉案数额巨大的网络赌场业已形成。



2018年1月26日,公安机关共抓获团伙成员28人,以周跃文、张林、胡秀明等人为首的、通过网络开设赌场团伙被摧毁。2019年9月19日,经山东省济宁市任城区法院判决,周跃文等28人因犯开设赌场罪被判处六年至十个月不等的有期徒刑。

合作开发麻将软件

周跃文与陈林和是江西省上饶市老乡,都在广东深圳经营一份自己的小事业。2016年6月,周跃文找到陈林和,说“现在上饶麻将很火,也很挣钱,你是不是能找个人开发一个新的麻将软件,在上饶推广好挣钱?”二人一拍即合。

随后,陈林和找到在深圳经营某科技开发有限公司的胡秀明、张林。陈林和与胡秀明在2016年9月到一家公司面试时结识,之后,陈林和让胡秀明帮其开发了“豆豆四川血战麻将”“巴蜀麻将”等App,并一直在线运营。因此,当陈林和找到胡秀明开发麻将软件时,胡秀明便答应下来。

他们首先在湖北武汉租了服务器,对手机麻将App平台进行架构,再利用专业技术并结合所开发地域的麻将玩法规则开发App

很快,张林、胡秀明开发出“上饶麻将”App不幸的是,因为有其他公司已抢先一步,市场已经饱和,“上饶麻将”玩家稀少,“上饶麻将”App上线运营没几天就夭折了。

“济宁麻将”App问世

一时的失败并未让周跃文、陈林和放弃。周跃文的岳父家在山东省济宁市,周跃文便打电话给老婆的一个亲戚,询问济宁麻将的玩法。

周跃文问一些济宁打麻将的规则,比如什么样的情况能吃能碰之类的,陈林和就在旁边给他记录下来。二人整理完毕后交给胡秀明、张林,继续开发“济宁麻将”App,由张林做这个软件的前端,胡秀明做后端,两人共同负责后期维修和服务器维护。

2017年1月,一款符合济宁人口味的手机麻将App问世了。

该款手机麻将App的基本原理是,任何人建立一个微信群后,将客服人员拉到群里,并在群里玩够20局“济宁麻将”,就可以向平台申请成为代理。客服人员向代理出售玩“济宁麻将”的房卡,购得房卡后,代理再向群成员出售房卡,群成员就可以利用房卡创建房间,进行赌博了。

在每个微信群里,代理会把分值代表的数额在群昵称中或群公告中说明,每个群成员会根据每一局的输赢情况在群里发红包。有的代理为了吸引群成员积极参与赌博,会免费提供房卡,但在每局结束后会收取一定数额的“房间费”。

千方百计搞“运营”

“济宁麻将”App开发成功后,周跃文、陈林和准备大干一场。根据当初的协议,周跃文负责手机麻将App的推广工作。

2017年2月,周跃文从江西老家北上到了山东济宁,在一个写字楼里租了一间屋子作为办公室,并让其妻弟江情、江傲以及两名招聘人员作为业务员,之后在济宁市区的运河城、万达广场等人员流动性大的地方,以摆桌子、布置展板、发宣传彩页等方式,做起了“济宁麻将”App的推广工作。

为了尽快地聚集“人气”,周跃文以免费下载、免费注册、免费试玩的方式吸引公众。

因为手机上玩麻将,使用很方便,得到了不少济宁本地人的青睐。“足不出户通过手机就能一起打麻将,确实很方便。”一名参赌人员说。

在公园里、绿地边、树阴下都可以看到打麻将人的身影,加之周跃文岳父家在济宁的地理优势,熟知本地麻将规则,而济宁又没有此类的手机麻将App,可谓是“天时、地利、人和”俱备,周跃文的推广工作进行得顺风顺水。

通过一个多月的推广,“济宁麻将”App的注册人数有了一定数量,人气逐渐攀升,从公安机关已掌握的案件事实来看,参赌人员已经达到了5000人之众,并有继续增加的势头。

此时,周跃文、陈林和、胡秀明等人认为发财的时机已经来临,便开始通过出售“房卡”的方式大量敛财。

2017年4月,“济宁麻将”手机App开始交费才能创建游戏房间。周跃文让周跃武、江情等人作为客服人员招募代理,向代理出售房卡,并由代理建立微信群,组织群成员在“济宁麻将”手机App内开设虚拟房间进行赌博。代理可以从中收取房卡费用或房间费,张林和胡秀明负责平台的后期维修和服务器维护。

当然,既然是利用网络进行赌博,就会有“疏漏”。江情供称:因为麻将群里打麻将有输赢,输的人应当在群里发红包,由赢的人领取该红包。如果群里人乱抢红包,这就是抢包;如果输的人不发红包,这就是跑包。针对抢包、跑包问题,江情等客服人员会反映给张林、胡秀明,对抢包、跑包的人进行封号处理,以维护“赌博秩序”。

截至案发,周跃文、陈林和、张林、胡秀明等人已获利1000余万元,而众多的代理人员也有1万元至4万元不等的获利。

运营模式完整



办案人员赴江西抓捕主犯周跃文

2017年7月14日,济宁市公安局市中区分局红星新村派出所接到群众举报,对一起其他案件进行查处,民警发现嫌疑人李某的三部手机微信中有多个麻将群,这引起了办案民警的注意。

“因为他们使用微信群,人员特别多,并且在这个微信群里面红包的发送量特别大,红包的发送是用分钟来计算的,每分钟都有。”办案民警说。

公安机关立案侦查,先后在江西、广东等地将各主要犯罪嫌疑人抓获,有的嫌疑人在听说自己的犯罪行为已经被立案侦查后,主动到公安机关投案自首。

经查,在“济宁麻将”参赌人员的年龄从20岁至50岁不等,受教育程度既有大学毕业,也有中、小学毕业;工作性质既有无业人员,也不乏事业单位和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济宁麻将”的总代理通过出售房卡每天的收入最高可达7万元。总代理雇佣的人员拿固定工资,在3000元至5000元不等。而最低层级的代理人员,除了靠出售房卡谋取利益,很大一部分靠从每局麻将“抽头”获利。

你怎么看

欢迎留言区互动

▌来源:检察日报正义网

▌编辑:邵猛 校对:刘恬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