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麻将技巧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059|回复: 0

旧村,旧时光

[复制链接]

32

主题

32

帖子

98

积分

等待验证会员

积分
98
发表于 2020-8-4 11:17:4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那是一个延续了几代人的老梦,那是一份古旧的情怀,那是一串无法言喻的梦呓,无数个日夜想起,都只能回以一声悠远黯然的叹息。

那是一个苍老的村庄,青山为伴,绿水相依,佝偻着,破旧着,却坚强微笑着,怀抱着几代人的春耕秋收和夏唱冬梦,在福建一个小小的角落里,书写只属于它的历史绝唱。

那是童年的全部归属。纵横交错的小巷,深深浅浅的弄堂,蛛网般细密泥泞的小路,全是黄泥的着装。算得上大路的地方,有不规则的青石板散落铺垫,那是村里的男人,一块块从村外搬运回来,再协力嵌进去的。它们像一块块丑陋的伤疤,却修补了村庄长年累月的伤痕,让它们终于渐渐愈合。

沿路的泥坯房,全是歪歪斜斜的模样,墙面上的泥土里,随处可见稻草独立昂扬,或者土陶碎片零零散散。然而这样的房屋冬暖夏凉,夏遮烈日冬挡霜,给了几代人赖以生存的依仗。

唯一的一个广场,黄泥沉淀成硬朗的壮汉,托载起世世代代的脚印和步伐。那儿有过老人冬日相偎晒太阳,有过父母叔伯锄禾归来往家赶,有过年轻的小伙相聚聊天,年轻的姑娘相伴而唱,小学生们欢腾叫嚣,弹珠爆竹声声响,有过小小娃娃步履蹒跚,咿咿呀呀,全家老小围着转。那是一个怎样平凡的广场,不平坦却宽敞,上面画满了格子屋,弹珠线,和歪歪扭扭的幼稚图画。那些都是这片土地的皱纹和伤痕,延绵千载,诉说旧事沧桑。



春日的村庄最美好,春风和煦,万物初生。山是青的,水是绿的,花是红的,春雨偶尔淅淅沥沥,亲吻过那山,那水,那花,朦朦胧胧,细雨如烟,山水如画,一切都是欣欣向荣的。夏日的村庄最欢腾,那满山绿油油的茶树,满地白灿灿的茉莉,还有黄的金银花,红的野草莓,田地里是热火朝天的身影,忙着采摘今年的第一场收成,河里是孩子们扑腾出的大大小小的水花,河边是妇女们高高低低的浣衣桶,一声声欢笑,一叠叠清唱,充盈了整个村庄,也充盈了整个夏季。秋日的村庄最喧嚣,那成片成片的稻谷,金黄油亮,每一株饱满的稻穗上,都包含着深切的期盼。各色庄稼密密麻麻,满树,满枝,满地,满山头。田里一摞摞的稻草上,孩童们或坐或躺,听着收割机轰轰隆隆,看着大人们忙上忙下,田坎上一抹抹身影,佝偻着的老妪送饭来,干练的妇女帮忙来。这些淋漓的汗水,种下了来年又一个丰收。

然而村庄里最美的,最让我怀念的,还是那恬淡的冬。孩子们穿着母亲亲手织就的毛衣毛裤,追逐打闹,在冬日的暖阳下,也能汗水津津地湿了衣裳;母亲们广场上相聚而坐,织毛衣,勾鞋袜,互相探讨各色花样,为自己的家人打造整冬的温暖;父亲们终于用三季的忙碌换来了此刻的闲逸,打牌搓麻将,爽朗的笑声震颤了冬日的暖阳;老人们着厚厚的冬袄,在断墙根边扎堆晒太阳,偶尔念经诵佛,偶尔家长里短,深刻的皱纹写下岁月的沧桑,却在淳朴的脸上,绽放出秋菊般的笑靥。

那是我童年的全部归属,在1998年百年特大洪灾之后面目全非的苍老的村庄,我还记得门前清冽的水井,记得鸡鸣狗吠的热闹,记得屋后的池塘,记得水里的鱼儿吐的泡泡,记得那些深深浅浅的弄堂,曲曲折折的小巷,混着稻草和土陶碎片的泥墙。我甚至还记得洪灾肆虐的那一晚,父亲种下的牵牛,终于攀上了我房间的窗,吐出了一对并蒂花。那些崎岖不平的青石板,仿佛是铺在我的心上,那些勤劳淳朴的乡邻,是我曾经全部的羁绊。

那是一个延续了几代人的老梦,那是一份古旧的情怀,那是一串无法言喻的梦呓,无数个日夜想起,都只能回以一声悠远黯然的叹息。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