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欢迎您,请 登录 或 立即注册
查看: 210|回复: 1

官渡原来是一条河

[复制链接]

3436

主题

3436

帖子

1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10310
发表于 2019-6-27 14:21:0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中央之国的形成<三国篇> [第13节]

作者:温骏轩

编辑:尘埃 / 主播:安妮

长篇连载,每周更新



河济之间4

鸿沟一词在中央之国的知名度,是在楚汉相争时被打响的。当时的西楚霸王项羽,与后来的汉高祖刘邦约定以鸿沟为界分割天下(鸿沟以西为汉地,以东为楚地)。这条实际没有发挥作用政治分割线,在后世被用来形容事物间明显的界线,甚至被视为不可逾越的象征。

只是对开始挖通这条运河的魏国来说,初衷绝对不是打造一条水上长城。恰恰相反,魏国是希望这条打通三大水系的运河,能够加强自己领土间的连接性,并据此增强自己在中原地区的话语权。

鸿沟位置





公元前361年(魏惠王十年)鸿沟工程开始修建。魏国并不是第一个有类似想法的国家。早在春秋末年(公元前486年),北上中原争霸的吴王夫差就已经用两条分别叫作“邗沟”和“深沟”的运河,将长江、淮河以及济水连接了起来。

邗沟位置





深沟位置





其中沟连淮齐的“深沟”正位于兖州的中南部。大家应该还记得,横穿中原地区的济水在向东北方向转折时,曾经蓄积成为一个湖泊菏泽。其实在荷泽的东南方向不远处,还有一条名叫“菏水”的河流,是淮河下游最重要支流泗水的南源。

在用深沟将菏泽与菏水连接起来后,由长江经“邗沟”进入淮河,再溯泗水而上的吴军,便能够通过济水进入中原争霸。问题在于,尽管吴人留下的运河工程,打通了江、淮、济三渎,但对魏国来说却用处不大。

由于位置原因,这条在中原东部沟通南北的水上通道,主要是齐、楚两国争霸的战场。对于在山西高原和中原腹地都拥有领土的魏国来说,它更急迫的是打通一条连通河、济,兼顾淮水的漕运通道。

基于这一要求,魏国与当年的吴国一样,最起码要选择两个地点挖通运河。相对而言,黄、济相交这个点比较容易选择。虽然济水在荥泽一带穿黄河而过的想象,是古人的一个无敌猪哥误会,但黄河与济水在这一带无限接近却是客观事实。

这意味着,魏人只要在三皇山(又名广武山)北的黄河南岸寻找一个点,用很小的工程量就能够真正打通完成沟连河济的水道(这段运河大致对应的现在荥阳北郑州北的这段黄河河道)。



做到这一步之后,鸿沟工程接下来要做的就是:再修建一条连通济水与淮河的运河。从位置上看,这样一个连接点已经深入中原腹地。考虑到中原争霸的需求,魏国最起码需要在这样一个枢纽位置上,修建一座城邑以提供战略保障。

公元前339年,处在鼎盛时期的魏国将都城从位于山西高原的安邑(今山西省夏县北),迁至今河南开封西北部的大梁。正挂牌全篇如此,此后的魏国经常会被记录为“梁国”。做出这项决定的魏惠王亦因此被称之为“梁惠王”。

是的,你没有猜错,大梁城就是沟通淮、济的枢纽点。从荥泽北的黄河南岸一直到大梁城西,直线距离大约为80公里,大部分借助了一条叫作“汴水”的古河道(最早写作同音的“”字)。因此这段西接黄河、东连大梁的鸿沟运河,也被单独称之为“汴渠”。知道了这一点,你应该会万料堂明白,为什么把都城定在开封的北宋王朝,会将自己的都城称之为“汴梁”。

汴渠位置请看图(横屏)





如果要在当时中央之国的所有河流中评选一个最重要者,连通司隶、兖州两个州部的“汴渠”无疑是最有力的竞争者。那么,这样一条在战国时代由魏人开挖的运河,在三国时代还存不存在呢?答案是肯定的。而且它在当时还有一个大家听完后,会恍然大悟的名字官渡水。

对的,历史就是这么吊诡。500多年前魏国开挖的运河,后来成为了另一魏国的崛起之地。再从地缘政治角度来看待当年的“官渡之战”,你会发现这就是一场,大河南北在中原地区的决战。谁是最终的胜利者,谁就将手握统一天下的钥匙。

回到鸿沟的问题上来。东西向的汴渠只是整个鸿沟工程的一部分。大梁城在位置上的重要性,并非体现在它与济水或者黄河地理接近,而是在于它的东、南方向,有许多淮河左岸水系的上源。

其中与大梁城位置最近的,是两条淮河二级支流获水与睢水。两条河流在斜穿现在的河南省东南部之后,都汇入了源出山东的淮河一级支流泗水。前者在当时的战略要地彭城,现在的江苏徐州市接入泗水中游;后者则在更南一点的江苏睢宁县东,接入泗水下游。这意味着,魏国不用经过深沟,也有机会将势力范围延伸入泗水,进而觊觎江淮下游地区。

不过从战国格局来看,魏国更现实的想法还是将扩张方向更多的锁定在河南省的西部。因此自大梁南下的鸿沟工程,并没有在对接获水和濉水之后止步,而是继续南下,利用淮河水系纵横交错的河道,又连接了涡水的上游,并在河南省项城市(袁世凯的老家)汇入了颖水的中游。

上述两条河流是淮河左岸的一级支流,最终都在安徽境内汇入了淮河中游。这意味着,这段自开封而起,经通许、淮阳,直至项城的南北向鸿沟,与四条淮河一二级支流一道,编织一张覆盖中原地区的水上交通网。

然而这些造就了大梁城的人工运河,固然为魏国开拓中原作出了巨大贡献,但也为它带来了安全隐患。公元前225年,秦军在攻灭魏国之时便以水代兵的堵决了这些运河,让整个城市毁于一旦。以至于后来在汉代,被重建的大梁城暂时丧失了地区中心的地位,被重新命名为“浚仪”,成为了兖州西端的一个县。

魏国这样开挖运河,却在最后的决战中反受其害的事例告诉我们:凡事都是有一利必有一弊。人类固然可以通过自己的力量,一定程度改变地形地貌,以满足当时的需求,但也要对这种改变所产生的负面影响,有充分的考量和心理准备。

客观上,人工水利工程的的存在多少有些违背自然规律,即便不考虑生态再平衡的问题,也需要香港正挂挂牌的进行疏浚、维护。比如让成都平原享有天府之国美誉的都江堰工程,如果不是每年整修的话,设计得再巧妙也不可能维持运转。

让人无奈的是,一旦进入战乱时期,这种必须的维护工程几乎必然会被迫中断。在鸿沟工程开通400年后,受西汉末年-东汉初年这段动荡时期的影响,整个黄河下游及对接黄河的汴渠工程,便遭遇到了一次重大威胁。不仅黄河河堤岌岌可危,汴渠也经常因黄河漫灌导致无法使用。

公元69年,东汉王朝开始了一项针对黄河和汴渠的整治工程,由于主持工程的官员名叫“王景”,因此后世将此项治河工程称之为“王景治河”。

在针对汴河的整治工程中,除了疏浚河道之外,之前曾经被秦人运用在灵渠的一项技术创新,被运用在了汴渠的修复工作中。灵渠是秦帝国在征服南越过程中,于湖南与广西交界之地,打通长江、珠江水系的运河工程。

关于它和邗沟的具体解读,在相关板块都会展开。在灵渠修筑过程中所使用的新技术被称之为“陡门”。所谓“陡门”又称“斗门”,通俗讲就是用砖石构筑活动船闸,以调解运河的水量。这一方法在现代水利工程中,同样被广泛使用。区别之在于,现代人用机械闸门取代了古人以人力或畜力升降的石门。

在汴渠中修建的十几处斗门,不仅让东汉王朝可以方便的调节被引入的黄河水量,更为定期的清淤工作提供了便利。每当进入农闲季节之后,官府便可封闭石门,组织人力对河道进行疏浚。需要说明的是,这次整修并不意味着整个鸿沟工程的全面恢复。

从技术角度看,以鸿沟打通四条淮河支流的工程有些过于复杂。如果一定要选一条沟通淮济的节点重点维护的话,那么获水将是最好的选择。它的源头不仅与汴渠最近,而且末端对接的彭城,就是徐州的政治中心。在东南地区开始七匹狼心水论坛为中央之国的经济重心之后,这样一条线路也是洛阳、长安这些政治中心,与东南地区间最接近直线的线路。

有鉴于此,整个打通黄河、济水、淮河的运河工程,在王景治河之后,逐渐简化成了一条由汴渠与获水相连,西起黄河、东至泗水,西北-东南向斜穿中原腹地的水上交通大动脉。这一变化还使得受黄河水影响较大的古获水上游(商丘至开封段),在东汉时期被更名为了“汴水”。

及至隋朝,这条被重新疏浚的这条大动脉,又被重新命名为了“通济河”,与在贯穿河北地区的“广济渠”一道,开启中央之国大运河时代。一直到十三世纪之后的元、明、清三代,由于北京取代西安、洛阳、开封这些位于中西部的古都,成为中央之国的政治中心,整个沟通中国南北方的大运河,才向东位移到贴近山东丘陵的位置,向华北平原北部延伸,而鸿沟工程亦渐渐湮没于历史。



现在我们知道了鸿沟工程的前世今生,以及大家耳熟能详的“官渡”,原来是这样一条无比重要的运河,并且在曾经利用“陡门”这样巧妙的方法加以维护。然而这些用在运河维护上的方法,在“王景治河”时却没有办法用来治理千里黄河。

以当时的技术水平而言,即不可能在宽阔的黄河中构筑陡门,更没有力量彻底清淤黄河河床。加高堤坝几乎是阻止黄河决堤的唯一手段。只是考虑到黄河的含沙量,逐渐变身成为地上悬河的黄河,迟早有一天会突破堤坝的束缚另寻出口。而乱世对于堤坝的疏于维护,更多是让这一天更早的来到罢了。



既然对堤坝的修补,无法从根本上解决汉志河河床高出地面的问题,那么还有没有什么办法来稳定黄河呢?答案是有。具体的做法就是主动引黄河改道,进入一条河床较低的河道。这种疏导法其实就是当年大禹治水之法的延续。只不过随着堤坝技术的成熟,此时的华夏先民们已经不再需要一个宽阔的“九河”泄洪区,而是能将黄河固定在新的河道之上。

通过疏导之法,在“王景治河”之后,黄河开始从兖州与冀州分界处的“汉志河”河道位,南移到了靠近今黄河的位置之上。虽然从更长的历史跨度来看,这种做法还是治标不治本。东汉黄河迟早有一天,还是会被那些从黄土高原而下的泥沙所淤平,但新的河道家中宝心水论坛为华北平原带来了800多年的稳定期。一直到北宋初期,方因泥沙的累积及北宋王朝建立之前,那个被称之为“五代十国”的那个乱世所催化,出现大范围的改道位移现象。



特别提醒:东汉初期的“王景治河”,为黄河带来了长达800余年的稳定期,但请记住这里说的稳定只是一个相对概念,并不代表黄河就不会再小范围的泛滥,也不代表黄河下游的某些河段不会出现小范围的位移。

根据历史记录统计,仅在公元前602年至1938年间,黄河下游的决口次数1590次;局部或大改道26次。以至于有黄河“三年一决口,百年一改道”之说。具体到我们正在展开的三国时代,虽然因距离黄河上一次改道时间尚短,河床的高度还不至于造成黄河下游全面改道的现象,但包括黄河堤坝在内的很多水利工程的日常维护工作,还是受到了很大的程度干扰。这其中尤为让人忧心的,就是与黄河血脉相连的汴渠运河。

作为一项有逆自然规律的人工工程,鸿沟需要它的使用者,倾注较天然河道更多的精力加以维护,尤其是直接与黄河对接的汴渠。一旦那些用来调解黄河水量的陡门,因年久失修而无法发挥作用的话,那么自汴渠而下直至颖河中下游都会受影响。

更重要的是,修建这些水利设施,并不仅仅是为了获得一条通畅的水路。在打通漕运的同时,还会与周边的农田水利工程相配套。也就是说,如果这些运河达不到原有的设计要求,那些受原本受益于此的农田也将受到影响。东汉末年的诸侯纷争,再一次让整个鸿沟工程陷入了缺乏维护的窘境。泛滥的黄河水经常让被鸿沟串连起来的兖、豫两州遭受额外的压力。

在这种情况下,统一北方曹魏曾经对这项工作进行过一次大规模的维护,而这一工程的实施,又与一位在三国后期登上历史舞台的英雄人物邓艾有关。关注三国红鹰侠2的人,都知道邓艾在征服蜀汉时的功绩,却很少有人知道他在此之前写过一篇《济河论》



在邓艾的建议之下,魏国重新修复了汴渠之上那些充当水闸的石门、清淤了河道,恢复了整个运河系统的漕运功能。并且在颖河以东至泗水的淮北地区广开河渠、屯田积谷,为后来晋国对吴国的征服,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并不是所有的政治家,都能够在权衡之中作出正确的抉择。这是由于兴修运河等水利工程,需要非常高的人力物力投入。一旦这些资源被用为修建基础设施,势必暂时会影响其它方面,尤其是正面战场上的投入。

历史上甚至出现过,韩国为让秦国无暇东征而主动送上水利专家,帮助秦国修筑“郑国渠”的做法。然而任何一个有远见的政治家都会衡量清楚其中的利弊,就像战国时代的秦国,纵然识破了韩国人的诡计,却依然将郑国渠修筑完毕。

挂牌全篇秦国人知道,虽然进行这项规模浩大的水利工程,会迟滞自己的东征计划,但完工之后却能够帮助关中平原的农田大量增产出,进而增强秦国的国力。事实也的确如此,公元前230年,在郑国渠完工后的第六年,自以为聪明的韩国成为了关东六国中,第一个被秦国所征服的国家。

好了。通过上述解读我们全面了解了。河流及运河是兖州板块的灵魂。济水及淮河水系,通过其境内的“鸿沟”、“深沟”,成就了一张四通八达的水路交通网。你会发现放在东汉王朝的行政格局中,所世所称的“得中原者得天下”,很大程度可以变化为“得兖州者得天下”。

至于这当中的关键先生“大梁城”,则可以被认定为是一个由运河而兴的城市。这与2000多年后,郑州因铁路修建取代开封成为河南政治中心,俨然基于同一逻辑。只不过这次以工业革命为背景的转移,让因水运而兴的开封城,无奈的退化成为了一个二线城市。

解读至此,兖州部分便告一段落。下一步,我们的视线将向东转移,去看看曾经为曹操提供的“青州兵”军团的青州,以及一度有机会为刘备所有的徐州,在地缘结构上又呈现什么样的特点。

- END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3198

帖子

6638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6638
发表于 2019-7-1 00:11:14 | 显示全部楼层
贵州什么地方有算命准的宜宾什么地方有算命准的南康市什么地方有算命准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